晨源枫_cwF

莎迪奥文好看吗





…………好看

如图
本来已经打算再更一篇……
明天就要去学校了

嗯……其实非常抵触的……上学什么的……这几天心里乱糟糟的…………一个高三狗竟然想到了退学什么的简直太不像话…………
嘛,总之
非常感谢所有戳进我写的幼儿园莎迪奥文的小天使们
你们都给了我非常大的鼓励
真的感觉对不住你们的关注以及评论之类的…………

总之!!!我不会弃坑的!!
一篇都不会!!!!!

我也会继续努力的!!

感谢大家!爱你们!!

一年后见!!!!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

社恐越来越严重怎么办

【雷安】扯淡童话 (15)

●还是说一下

●ooc 预警

————————————————


又是一次没有预兆的传送。


在安迷修哭到木讷的看着爱人的尸体一点点抽析剥离快要消失殆尽的时候。


“………………。”安迷修看着自己一身勇者的行头,手里还握着宝剑,竟有点无措。


大概站了足足两分钟,安迷修才想起来自己要去干什么。


随即,他用力的摇了摇头,向指定的高塔的相反方向走去。


“王子…………只要找到王子,再让王子找到公主就可以了吧?”


“所有的事情…………都会结束吧?”


安迷修双目无神,只是埋头向前走去,嘴里念念有词。


“让…………这种故事………赶紧结束好了…………”


“安迷修。你要去哪里。”


一道熟悉的蓝色身影挡住了安迷修的去向。


“安……安莉洁?……你不是公主了……我要去找王子…………”


“安迷修。你现在心境太乱了。冷静一点。你现在应该去保护公主。”


“不行…………那样太慢了…………”


“安迷修。所有事情都会过去的。”


“…………你又知道了些什么……”少年抱着头蹲了下来,他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么无助过,“我…………我只想快点结束这种无谓的任务啊…………为什么这么漫长啊…………”


泪水再一次抑制不住的流了出来。


一滴,两滴。


真的会心痛啊。


“安迷修,”少女站在原地,缓缓的开口,低低的说着,“回去吧。”


————————————

“也会像电视里演的那样
感到风摇枯叶的无助呢”

【雷安】扯淡童话 (14)




每次打标题的时候都差点打成
沙雕童话


(绝望)


























————————————————
安迷修冲过去徒劳的伸出手想接人。


待他跑到雷狮旁边时,已经满脸都是水了。


眼泪不停的掉下来,可是安迷修还是看不清雷狮的脸。


就像刚才雷狮低头看他的眼神,雷狮张口说的话。


一切的一切都太朦胧太模糊了,我真的真的读不懂啊。


“…………”安迷修嗓子像被什么堵住了一般,声音沙哑得断断续续的。


“你…………你别死啊……”


“我…………我喜欢你啊……”


“就是特别喜欢的…………喜欢啊……”


安迷修抽噎得自己都不确定对方能不能听清。


雷狮满嘴是血,皱皱眉头伸出手摸了摸安迷修的脸。


“吵死了…………跟说遗言似的…………”


“咳咳、你……你也不考虑救一下wo ……”


“我”字还没说完,雷狮便两眼一抹黑。


唉。要凉了。


安迷修这个傻子不会哭死吧。


走马灯之前,雷狮小小的吐槽了一下。


————————————————

是的
《童话》里的安安是哭哭安安。


to be continued

嗯。




【雷安】扯淡童话 (13)

上一节泡泡纸(??!)

——————————————————
战斗持续了二十来分钟。


安迷修把双剑插在水里,大口的喘气稍作休息。


眼前这个不知名的怪物虽然极难摆脱,且变幻莫测,一时迎面发起进攻,一会儿又从脚下旋起绕道身后不好对付。但几个回合下来,安迷修发现对方似乎体力也快到极限了。


哼。这和当初自己跟师傅在深山里训练的强度还差得远呢。


对方有点耐不住性子了,直接从上俯冲下来。


一个绝佳的机会。


安迷修抽出双剑交叉格挡,再使出全身的力气向前斩劈开来。伴随着一声呜鸣,巨浪在顷刻间被撕裂成满天烟尘。


“呼。”安迷修松了一口气,用手擦了擦额上淌下来的一线红血。


随后,脚下的水尽数化为了雾气向上涌去。幻境渐渐褪去了颜色。


随着最后一缕水汽随风散尽,安迷修已站在一座陌生的皇宫面前。


大概是系统又进行了自动传送吧。


身上的伤口都愈合了不说,还穿上了一身铠甲。这次是………………


骑士!!!!呜呼!!!太棒了!!本职啊!!


安开心。大步流星的向皇宫走去。


先保护公主,再………………


去找雷狮。


安迷修满心欢喜和激动的走到石阶前,却愣住了。


在宫殿四楼的小阳台上,雷狮站在那里,戴着王冠,一身皇子打扮,好像在等待什么。


突然,他视线下移,看到了安迷修。


安迷修习惯性的紧张了一下,咽了咽唾沫。


雷狮什么也没做,只是一直看着他,张嘴说了一句什么。


接着,安迷修睁大了眼睛。


凯莉站在雷狮身后,用一柄短刀穿过了他的心脏。


安迷修下意识的大喊了一句,自己都没听清。


雷狮身子一歪,从阳台上栽了下来。


【雷安】扯淡童话 (12)

●超短注意

●所以会再更一篇注意(???)

●这是第12节

——————————————————
“好了雷狮。”黑发少女把腿叠在一起,抬眼看向对面的少年,两人周围都是无尽的漆黑。“看你腹部的伤口,昨晚应该是一场恶战。”



“…………少废话,你到底知不知道安迷修去哪儿了。”




“不急。以大赛第五的实力,一时半会死不了。自昨天晚上那一架,你应该知道了一些皮毛。接下来,我会把这件事从头到尾解释一遍。以你的智商呢,我想我也只要挑重点说就行了。”


“好好听着,反正对安迷修有好处,行了吧。”凯莉把“安迷修”咬得很重。


“………………。”



………………………………



听完,雷狮沉默了半晌。



“………………什么时候?”



“在它该来的时候,”凯莉站了起来,“喝完这杯酒,我们的谈话也差不多该结束了。”



少女扬了扬手中的高脚杯,仰面一饮而尽,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


这里主要是为了下一节,起一个泡泡纸的作用吧(??!)

本来没有打算写这节来着…………?

嘿嘿

因为听说糖太多会腻(?!)


【雷安】扯淡童话 (11)

狮狮话好多(×



——————————————————

安迷修满脸飞红的立在原地,脑中一片混乱。


“我…………我不知道…………”他支支吾吾回答自己的颅内影像,声音都有点发抖。


他毫无办法,只能看着眼前的雷狮继续说下去。


“安迷修,如果你不喜欢我,你早就会避开我拒绝我。你没有。”


“如果你不喜欢我,那天晚上你不会让我抱着你走那么久。”


“安迷修,是你一次次的给我机会。我还欢天喜地的以为你会在哪一次向我坦白。”


“到最后,我才发现我错了。”


“你tm 就是个连自己都看不清的傻子。”


“一个从头到尾都在欺骗自己的大骗子。”


“安迷修。”


“我真是要被你气死了。”


再一次,安迷修后知后觉的感到有什么东西从脸颊滑落。


一滴,两滴。


坠入一片清澈中,便消失不见了。


在安迷修耳边四周忽然安静了下来,雷狮的声音,脑中的回忆,都如轻风自眼前飘过,渐渐远去,消失殆尽。


身后一道巨浪腾起,呼啸着直冲上云霄,又似狂风如猛兽向安迷修扑来,携卷着一股令人背后发寒的杀意。


安迷修纹丝不动的站着。


在浪尖如浸血毒牙,死神镰刀般向他后脑刺去,余咫尺之遥时,安迷修倏忽的一转身,双剑不知何时已在手中,交叉格挡下这一击。剑身与气浪猛烈撞击发出了铮铮的响声,冷热双流的光芒却愈发耀眼。


剑刃如少年的眼神一般凛冽。


坚定不移。


“在下可不能死。”


“还要给恶党一个交代呢。”


毕竟,好容易才找到喜欢的人啊。


我愿为了我的挚爱,至死不渝。

【雷安】扯淡童话 (10)

推一首感觉大家都听过的歌(那你说个匹):《pierce》

————————————————————

四周都是白茫茫一片,望不见尽头。


安迷修试着抬了一下手臂。接着他意识到自己全身上下都毫无知觉,却又很真切的感到身体好像浸在水里一般。


这种感觉很被动。


一层一层的涟漪从未知的远方漾来,水面在脚边律动,仿佛从安迷修心上掠过,自己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恐惧,无措,只有平静。


像一碗永不受外界侵扰的止水。


当安迷修快要将大脑完全放空的时候,突然从脚底传来的剧痛让他如触电般的颤了一下。更糟糕的是,这种如刀绞般的剧痛随即从一个点扩散开来,似毒液蔓延到了全身每一处肌肉。


安迷修动弹不了,也发不出声音。只能任由这种没来源的痛苦一点一滴的侵扰着他的神经。


接着,他感到自己的生理眼泪顺着脸颊滑落,砸在脚下的水里,击碎了明镜似的平静。


一滴,两滴。


在泪水投入汪洋大海的一刹那,安迷修无比清晰的听到了自己的心跳。


扑通,扑通。


一瞬间,周围气浪腾起,声音却全部消失了。只留下了动态的画面,空白的寂静。


以往的一幕幕场景,从安迷修眼前飞也似的划过。


“诶雷狮,你说…………要是大赛里也能每天过这样的日子就好了……赏着夜景品着酒。这里可真是美好呢。”


“童话故事有什么好的,不都是用来骗骗小孩子的东西。”


…………………………


安迷修茫然的看见自己和雷狮的脸交替出现在回忆中,忽的在记忆中看到了新的东西。


……“安迷修,我讨厌你,你知道为什么吗?”


是雷狮昨天晚上对他说的话。


“我讨厌你明明是知道的,你明明知道我喜欢你,却装作不明白。”


“像个傻子一样。我却喜欢上了一个傻子。”


“你还是个骗子。而且,你选择欺骗自己。”


“你的骗术并不高明,但到最后,你自己都没发现。”


“安迷修,”


安迷修盯着回忆中雷狮的脸,像个做错事被当场揭发的孩子一样,大气都不敢出。


“你敢誓誓旦旦的对我说,你真的从头到尾都没有喜欢过我?”


安迷修发觉,自己的心脏,漏跳了一拍。

【雷安】扯淡童话 (9)

在车上码字。💁🏿


——————————————

翌日,一阵不紧不慢的叩门声把安迷修从床上拎了起来。



刚想翻身下床,腰间传来的一阵尖锐的刺痛让安迷修一个激灵滚到了地上发出“咣”的一声闷响。


门外的人顿了顿。安迷修赶紧龇牙咧嘴的从地上爬起来,把在塌上睡得四仰八叉的男人用被子捂严实了,又磕磕绊绊的向门口跑去:“来啦来啦。”



拉开一条门缝,一手把住门框,安迷修露出了小半张脸,尽量隐去自己脸上无缘由的做贼心虚。



说实话他就披了条床单来开门。因为裙子在昨天夜里给某个畜生撕坏了。



“有什么……卡米尔?!你怎么在这儿??”


“……没事。大哥说让我来叫他起床。”


“什??!!!”安迷修气得想转身掐死在床上睡得天昏地暗的雷狮。


“不过…………”卡米尔无视了安迷修愤怒的小情绪,扫了一眼对方的脸,随即将视线滑向别处:“看样子是有人替我叫他。我就先走了。”说罢转身离开了房间门口。


“??!”安迷修虽然听不大清楚卡米尔走之前说了什么,但在门后站了这么久,腰部的酸痛多少让他脑子清醒了一些。


现在的情况是,丹尼尔说要按正常剧情走。


然后,白雪公主和国王啪了。


这算什么??父女?嗯?!


惨了惨了,会不会因为雷狮一时冲动然后所有参赛者集体凉凉啊。


那我算什么?从犯???


回想起昨晚的情况,安迷修默默低头掩面。


本来两人来到了酒馆之后都滴酒未沾,按理记忆不会出什么问题。但…………实在是太耻了,可能是应激反应吧,回忆都有些断断续续的。


说白了就是。自己怕不是被淦到选择性失忆。


还有一种安迷修打死自己都不愿接受的猜测,就是…………可能……中间有几次自己快晕过去了……………………


呜………………还是人吗…………


我…………我还是第一次被人告白呢…………还没开始谈恋爱呢…………就…………


安迷修垂头丧气的坐在床边。想到这儿,他抬头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正和周公约会的雷狮,抬腿超凶的踹了对方一脚。然后雷狮连人带被子滚下了床。



这一下摔得不轻,光听响安迷修都觉得屁股一疼,可这家伙居然还没醒。安迷修叹了口气,蹑手蹑脚的爬到那团团成球的被子旁边,慢慢的掀开一角,看到雷狮的脸皱在一起,好像很痛的样子。


安迷修这下放心了。


“哎,哎,别睡了,恶党。”安迷修俯下身去,用巴掌不轻不重的招呼了两下雷狮的小白脸。


雷狮不情不愿的将眼睛拉开了一条缝。


下一秒,安迷修看到雷狮眼睛骤然睁大,倒映出来的是自己和身后一团巨大的黑色影子。


一切不过是电光火石之间。


安迷修只觉身体一轻,随即失去了意识。





————————————————————

“………………那个……”
“哎呀黑影不是煤老板想什么呢。”





(对自己文风的认识)




甲:接文吧!我写一段你写一段!!


我(哆哆嗦嗦):…………哦……哦……


甲:“ 他看得有些失了神,不自觉的微微张开了嘴,颅内已是自己的獠牙划破眼前少年雪白的脖颈,猩红的液体喷射而出,晕染开来,两人的胸前如同盛开两朵狰狞的曼珠沙华,分外鲜艳夺目。”


我(慌张):………………emmmm …………这个……那个…………


甲(期待):快接!


我:emmmmmm ……

"吸溜,真香??????"(小声)


甲:…………………………………………



甲:你不用码字了,滚吧。



——————————————————

什么叫脱皮去肉文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