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源枫_cwF

是Vigi ----------(同学爱称,最为致命)(苦笑)

莎迪奥文好看吗





…………好看

是《三色人间》的repo

是是是你以为会和正文有半毛钱关系的repo

弱鸡选手强行伪大粗长repo

我觉得不能看别往下看了(什么)










首先打开快递盒时,涌入眼眶的是大面积的圣光和过于美丽的文件袋(此处音乐起)(关掉)我觉得万分的优秀万分的OK 甚至想抱住火商哥哥强行亲亲(甚至被打死)我无比激动的捧起了这个满载欢乐的本子。



《刀色人间》。(法法老斯:????!)


看了这个刊名我挑了挑眉,勾起了嘴角,将捧着假的系列和论论论读的如痴如醉死去活来(????!)的无数个刻骨铭心的夜晚抛之脑后(法法老斯对不起???抒情需要?????)(什么)选了几个物理课最多的日子(班头:????!!!)来细细品味这份来自人间的美好。



慢慢的翻开目录,我决定先验证一下我心中对三位老师写什么的猜想。



呕吼
全凉


然鹅,我躲过了课代表“你上课在干什么”的询问的眼神,避开了班头如红外线般充满鹅意的探测的目光,却终是没能逃开翻开书页时太太们贴心且细心藏好的每一把刀。




(甚至藏都不肯藏!!!!!!)(抱头痛哭)



(法法老斯(掀桌):…………淦。)



呵。同志们,你们看到了么。


是熟悉的标题,熟悉的味道。


“甚至更加扎心!!您的悲痛根源,我们的脍落源泉!这次我们不仅新增了“捅你不赔款”项目,甚至还贴心的取消了 无偿提供血包 的服务!(虽然这个之前也没有)心痛了吗?心痛不如行动,快快抓起你手边的电话,拨123456【哔--------】”


啧,哪来的广告。


(抱住拆了板凳腿撸起了袖子的法法老斯)(法法老斯:奏凯)



看《贝尔加之眸》的时候


“呜呼!!!!!wodema 真漂亮!!!!!!”


“狮狮真厉害啊(突然安静)……………………呜呜(甚至突然心动到落泪)……太好了⑧…………”


“………………绿的!!!!我舅知道!!!!绿的!!是安安!!!给安安的!!!!”(兴奋激动得突然大叫)(安安:你再说一遍?)


“给给给给给给给给给!!!!!肯定给啊!!!!”


“真棒!!!!太好了这!!!!完美!!!没话说!!!!”(疯狂拍大腿)(呀,胖了)



你知道吗?


高三年级某教室自习课上连续几节课回荡着某不得不透露姓名的少女兴奋的压抑着的意味不明的吼叫。


该少女现已以威胁同学安全的名义被捕(划掉)。


我就算是被关进小黑屋,钳住了双手双脚,也要高声疾呼:“法法老斯赛高!!!!”


看《阴阳相隔》的时候


“……………………。”(满脸冷漠)


“………………………………啊。”(强行冷漠)(颤抖的伸出小手抓起旁边刚发的物理卷子(班头:………………下课来一下?)装作无事发生过的擦了擦眼睛出的汗。)(啧)(天气热的事,那能叫眼泪吗?)



“………………你冷吗我想开一下窗户。”(面无表情的转过头问同桌)


同桌(从作业中抬起头):“……啊?…………噢噢…………”


“……………………。”(突然以光速一把扯开窗户猛的探出身子)


同桌(惊恐):“哎哎哎哎哎哎哎哎woc 你干什么woccccccc!!!!!”


咳。



我很严肃的对凛冬选手发出强烈的谴责。


“呜呜呜呜呜呜呜您就是我爸爸!!!!!!”(哭喊)(被拖走)


看《目的论》的时候。


“…………哼哼,我才不会上当呢。”(眨巴着哭红的眼睛,甚至脸上眼泪都没擦干净)




“我可是看过《宿命论》的人………………前面这都是昙花一现的假象………………你骗不到我的………………”


同桌(惊恐):………………你你你你在和谁说话??????


“哼哼………………看好了,这就是北泽泽老师的真面哇————————”



“呜呜呜呜呜呜呜怎么会这样-----别啊------大骗子!!!!!呜呜呜呜呜呜呜安安那么可爱呜呜呜呜呜呜呜------”


“姓雷的呜呜呜呜呜呜呜-----大屁眼子------呜呜呜呜呜呜呜”



“北泽呜呜呜呜呜呜------杀我-----”



“数什么数………………去找他呀呜哇哇哇啊啊啊啊啊啊”


(甚至坐在地上不肯起来边哭边喊“我不管他们就是在一块儿了我就不管你打我啊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同桌(冷静):……这里人多你先起来………………。



………………………………真☆魔鬼本鬼。(从血泊中抬起狗头)


“某无知少女因两位人气写手而成抖M,究竟是【哔-------】”(强行掐断)


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啊。

最后悄咪咪 @龜速火商🔥  @北泽今天吃小孩儿了吗  @Lucifer  @凛冬修船的季节 (捂脸)



--------终-----------

(“现紧急插播一条消息:“某高三少女物理课看本化学课写repo 现仍处于亢奋状态且与班头喝茶中请大家不要不以为戒反以为荣………………”)


最后超级感谢参与出本的全体老师!!!!给我们带来了这么好这么好的珍宝!!!!!(暴风哭泣打call )

感谢看完的您!!!!(鞠躬)





简笔画…………………………


(闪现一下…………???!)


P3:大概是自己文里的————发过的和还没发的(你)安安!!!!!!

(悄咪咪的摸摸私设异色安)

如图
本来已经打算再更一篇……
明天就要去学校了

嗯……其实非常抵触的……上学什么的……这几天心里乱糟糟的…………一个高三狗竟然想到了退学什么的简直太不像话…………
嘛,总之
非常感谢所有戳进我写的幼儿园莎迪奥文的小天使们
你们都给了我非常大的鼓励
真的感觉对不住你们的关注以及评论之类的…………

总之!!!我不会弃坑的!!
一篇都不会!!!!!

我也会继续努力的!!

感谢大家!爱你们!!

一年后见!!!!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

社恐越来越严重怎么办

【雷安】扯淡童话 (15)

●还是说一下

●ooc 预警

————————————————


又是一次没有预兆的传送。


在安迷修哭到木讷的看着爱人的尸体一点点抽析剥离快要消失殆尽的时候。


“………………。”安迷修看着自己一身勇者的行头,手里还握着宝剑,竟有点无措。


大概站了足足两分钟,安迷修才想起来自己要去干什么。


随即,他用力的摇了摇头,向指定的高塔的相反方向走去。


“王子…………只要找到王子,再让王子找到公主就可以了吧?”


“所有的事情…………都会结束吧?”


安迷修双目无神,只是埋头向前走去,嘴里念念有词。


“让…………这种故事………赶紧结束好了…………”


“安迷修。你要去哪里。”


一道熟悉的蓝色身影挡住了安迷修的去向。


“安……安莉洁?……你不是公主了……我要去找王子…………”


“安迷修。你现在心境太乱了。冷静一点。你现在应该去保护公主。”


“不行…………那样太慢了…………”


“安迷修。所有事情都会过去的。”


“…………你又知道了些什么……”少年抱着头蹲了下来,他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么无助过,“我…………我只想快点结束这种无谓的任务啊…………为什么这么漫长啊…………”


泪水再一次抑制不住的流了出来。


一滴,两滴。


真的会心痛啊。


“安迷修,”少女站在原地,缓缓的开口,低低的说着,“回去吧。”


————————————

“也会像电视里演的那样
感到风摇枯叶的无助呢”

【雷安】扯淡童话 (14)




每次打标题的时候都差点打成
沙雕童话


(绝望)


























————————————————
安迷修冲过去徒劳的伸出手想接人。


待他跑到雷狮旁边时,已经满脸都是水了。


眼泪不停的掉下来,可是安迷修还是看不清雷狮的脸。


就像刚才雷狮低头看他的眼神,雷狮张口说的话。


一切的一切都太朦胧太模糊了,我真的真的读不懂啊。


“…………”安迷修嗓子像被什么堵住了一般,声音沙哑得断断续续的。


“你…………你别死啊……”


“我…………我喜欢你啊……”


“就是特别喜欢的…………喜欢啊……”


安迷修抽噎得自己都不确定对方能不能听清。


雷狮满嘴是血,皱皱眉头伸出手摸了摸安迷修的脸。


“吵死了…………跟说遗言似的…………”


“咳咳、你……你也不考虑救一下wo ……”


“我”字还没说完,雷狮便两眼一抹黑。


唉。要凉了。


安迷修这个傻子不会哭死吧。


走马灯之前,雷狮小小的吐槽了一下。


————————————————

是的
《童话》里的安安是哭哭安安。


to be continued

嗯。




【雷安】扯淡童话 (13)

上一节泡泡纸(??!)

——————————————————
战斗持续了二十来分钟。


安迷修把双剑插在水里,大口的喘气稍作休息。


眼前这个不知名的怪物虽然极难摆脱,且变幻莫测,一时迎面发起进攻,一会儿又从脚下旋起绕道身后不好对付。但几个回合下来,安迷修发现对方似乎体力也快到极限了。


哼。这和当初自己跟师傅在深山里训练的强度还差得远呢。


对方有点耐不住性子了,直接从上俯冲下来。


一个绝佳的机会。


安迷修抽出双剑交叉格挡,再使出全身的力气向前斩劈开来。伴随着一声呜鸣,巨浪在顷刻间被撕裂成满天烟尘。


“呼。”安迷修松了一口气,用手擦了擦额上淌下来的一线红血。


随后,脚下的水尽数化为了雾气向上涌去。幻境渐渐褪去了颜色。


随着最后一缕水汽随风散尽,安迷修已站在一座陌生的皇宫面前。


大概是系统又进行了自动传送吧。


身上的伤口都愈合了不说,还穿上了一身铠甲。这次是………………


骑士!!!!呜呼!!!太棒了!!本职啊!!


安开心。大步流星的向皇宫走去。


先保护公主,再………………


去找雷狮。


安迷修满心欢喜和激动的走到石阶前,却愣住了。


在宫殿四楼的小阳台上,雷狮站在那里,戴着王冠,一身皇子打扮,好像在等待什么。


突然,他视线下移,看到了安迷修。


安迷修习惯性的紧张了一下,咽了咽唾沫。


雷狮什么也没做,只是一直看着他,张嘴说了一句什么。


接着,安迷修睁大了眼睛。


凯莉站在雷狮身后,用一柄短刀穿过了他的心脏。


安迷修下意识的大喊了一句,自己都没听清。


雷狮身子一歪,从阳台上栽了下来。


【雷安】扯淡童话 (12)

●超短注意

●所以会再更一篇注意(???)

●这是第12节

——————————————————
“好了雷狮。”黑发少女把腿叠在一起,抬眼看向对面的少年,两人周围都是无尽的漆黑。“看你腹部的伤口,昨晚应该是一场恶战。”



“…………少废话,你到底知不知道安迷修去哪儿了。”




“不急。以大赛第五的实力,一时半会死不了。自昨天晚上那一架,你应该知道了一些皮毛。接下来,我会把这件事从头到尾解释一遍。以你的智商呢,我想我也只要挑重点说就行了。”


“好好听着,反正对安迷修有好处,行了吧。”凯莉把“安迷修”咬得很重。


“………………。”



………………………………



听完,雷狮沉默了半晌。



“………………什么时候?”



“在它该来的时候,”凯莉站了起来,“喝完这杯酒,我们的谈话也差不多该结束了。”



少女扬了扬手中的高脚杯,仰面一饮而尽,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


这里主要是为了下一节,起一个泡泡纸的作用吧(??!)

本来没有打算写这节来着…………?

嘿嘿

因为听说糖太多会腻(?!)


【雷安】扯淡童话 (11)

狮狮话好多(×



——————————————————

安迷修满脸飞红的立在原地,脑中一片混乱。


“我…………我不知道…………”他支支吾吾回答自己的颅内影像,声音都有点发抖。


他毫无办法,只能看着眼前的雷狮继续说下去。


“安迷修,如果你不喜欢我,你早就会避开我拒绝我。你没有。”


“如果你不喜欢我,那天晚上你不会让我抱着你走那么久。”


“安迷修,是你一次次的给我机会。我还欢天喜地的以为你会在哪一次向我坦白。”


“到最后,我才发现我错了。”


“你tm 就是个连自己都看不清的傻子。”


“一个从头到尾都在欺骗自己的大骗子。”


“安迷修。”


“我真是要被你气死了。”


再一次,安迷修后知后觉的感到有什么东西从脸颊滑落。


一滴,两滴。


坠入一片清澈中,便消失不见了。


在安迷修耳边四周忽然安静了下来,雷狮的声音,脑中的回忆,都如轻风自眼前飘过,渐渐远去,消失殆尽。


身后一道巨浪腾起,呼啸着直冲上云霄,又似狂风如猛兽向安迷修扑来,携卷着一股令人背后发寒的杀意。


安迷修纹丝不动的站着。


在浪尖如浸血毒牙,死神镰刀般向他后脑刺去,余咫尺之遥时,安迷修倏忽的一转身,双剑不知何时已在手中,交叉格挡下这一击。剑身与气浪猛烈撞击发出了铮铮的响声,冷热双流的光芒却愈发耀眼。


剑刃如少年的眼神一般凛冽。


坚定不移。


“在下可不能死。”


“还要给恶党一个交代呢。”


毕竟,好容易才找到喜欢的人啊。


我愿为了我的挚爱,至死不渝。

【雷安】扯淡童话 (10)

推一首感觉大家都听过的歌(那你说个匹):《pierce》

————————————————————

四周都是白茫茫一片,望不见尽头。


安迷修试着抬了一下手臂。接着他意识到自己全身上下都毫无知觉,却又很真切的感到身体好像浸在水里一般。


这种感觉很被动。


一层一层的涟漪从未知的远方漾来,水面在脚边律动,仿佛从安迷修心上掠过,自己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恐惧,无措,只有平静。


像一碗永不受外界侵扰的止水。


当安迷修快要将大脑完全放空的时候,突然从脚底传来的剧痛让他如触电般的颤了一下。更糟糕的是,这种如刀绞般的剧痛随即从一个点扩散开来,似毒液蔓延到了全身每一处肌肉。


安迷修动弹不了,也发不出声音。只能任由这种没来源的痛苦一点一滴的侵扰着他的神经。


接着,他感到自己的生理眼泪顺着脸颊滑落,砸在脚下的水里,击碎了明镜似的平静。


一滴,两滴。


在泪水投入汪洋大海的一刹那,安迷修无比清晰的听到了自己的心跳。


扑通,扑通。


一瞬间,周围气浪腾起,声音却全部消失了。只留下了动态的画面,空白的寂静。


以往的一幕幕场景,从安迷修眼前飞也似的划过。


“诶雷狮,你说…………要是大赛里也能每天过这样的日子就好了……赏着夜景品着酒。这里可真是美好呢。”


“童话故事有什么好的,不都是用来骗骗小孩子的东西。”


…………………………


安迷修茫然的看见自己和雷狮的脸交替出现在回忆中,忽的在记忆中看到了新的东西。


……“安迷修,我讨厌你,你知道为什么吗?”


是雷狮昨天晚上对他说的话。


“我讨厌你明明是知道的,你明明知道我喜欢你,却装作不明白。”


“像个傻子一样。我却喜欢上了一个傻子。”


“你还是个骗子。而且,你选择欺骗自己。”


“你的骗术并不高明,但到最后,你自己都没发现。”


“安迷修,”


安迷修盯着回忆中雷狮的脸,像个做错事被当场揭发的孩子一样,大气都不敢出。


“你敢誓誓旦旦的对我说,你真的从头到尾都没有喜欢过我?”


安迷修发觉,自己的心脏,漏跳了一拍。